howchainlinkworks

2021/9/25 2:33:54 56 0评论
how chainlink works


 大通胀会重演吗?  除了劳动力市场 不稳定这一挑战外,如何应对 物价上涨风险也是政府能否推进刺激 计划的关键前提。


  由于人们担心通胀压力,最新公布的密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意外大幅下挫至三个月 低位,未来12个月消费者 通胀预期升至4.6%,创最近10年新高。


    资产管理机构BKAssetManagement宏观策略师施罗斯伯格(BorisSchlossberg)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在过去几个月里越来越明显的感受是, 美国 经济从疫情中恢复的速度比预期的要快,而且供应链瓶颈显然对投入品价格产生了强烈的 上行影响,这些压力已在各种制造业调查的价格构成部分显现出来。


    过去美联储将通胀与失业水平挂钩,认为低 失业率推高物价,而失业率的下降为何时调整货币政策以避免物价上涨过快提供了线索。


  2013年耶伦领导的美联储决定采取先发制人的策略,不希望在政策调整路径上去适应持续改善的经济。


  在美联储宣布缩减量化宽松的计划后,美国整体失业率从7%左右开始逐步回落。


    如今美联储在进行一次相反的尝试:耐心等待失业率不断下降,而经济不会出现太多通胀失控的危险。


  美联储副主席 克拉里达12日在出席全美商业经济协会活动时表示,重启20万亿美元的经济体所需的时间可能要比关闭经济所需的时间更长,随着经济重新开放,物价上涨将是一次性的,2022年和2023年的通胀率将恢复到或略高于2%的长期目标。


   人民币(6.3917,-0.0056,-0.09%)汇率单边上涨态势不可持续来源: 中国经济时报-中国经济新闻网  主持人范思立  嘉宾  连平:植信投资首席经济学家兼研究院院长  唐建伟: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  张明: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  近来, 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持续走高,甚至突破6.40关口,达到自2018年6月以来的新高,由此市场上弥漫着人民币 对美元汇率短期走势的乐观预测。


  对此,中国经济时报约请长期耕耘于宏观经济领域的专家,针对市场上关心的问题:人民币汇率缘何走高、是否存在持续上涨的可能、汇率管理当局如何应对等展开讨论。


     美元指数(90.0220,0.0461,0.05%)回落等原因导致人民币汇率抬升  中国经济时报:进入二 季度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出现显著 升值,6月1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达到6.3572,这是自2018年6月以来的 阶段性高点。


  请问人民币汇率近来走高的因素主要有哪些?  连平:进入 2021年4月,人民币开始一轮升值,美元指数下行是重要原因之一。


   2020年二季度以来,受疫情影响加上政府应对不力,美国经济迅速步入衰退。


  为刺激经济,美国推出了空前规模的财政刺激政策和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


  美国联邦基金目标利率水平持续处在0—0.25%的历史低位,美联储资产负债表大幅扩张,截至5月26日,美联储总资产达到7.95万亿美元。


  美元流动性持续泛滥并向全球溢出,给美元带来很大的贬值压力,全球市场美元贬值预期日盛一日。


    自2020年5月以来,美元指数已经持续大幅回落,从100点左右持续降至约90点。


  2020年10—11月有一波小幅反弹,2021年1月触底后又有过一波反弹至2021年3月底。


  2021年4月以来的美元贬值只是去年5月以来美元贬值趋势中的一个阶段,并不存在突然性,基本在市场的预期中。


  鉴于大宗商品大都以美元标价,近期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又对美元指数下行推了一把,而去年二季度以来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对美元指数的压力已经持续存在。


    与美元指数变化态势相对应的是,自2020年5月以来,中国经济快速恢复、国际收支尤其是贸易顺差逐步扩大和货币政策保持稳健基调等因素的影响,人民币汇率持续升值。


  自2020年5月28日阶段性高点的7.16至2021年5月28日的6.37,人民币对美元已累计升值达11%。


  期间,人民币对美元于2020年2月至4月期间有过一次阶段性贬值,幅度约为2.1%。


  从总体上看,最近人民币对美元升值是去年以来趋势的延续。


  这一年来,美元指数于2020年9月至11月、2021年1月至3月有过两轮反弹过程,但 美元对人民币离岸和在岸汇率基本没有像样的反弹。


  相比较而言,2021年以来美元指数下行的变动幅度要明显小于美元对人民币贬值的幅度。


  年初至今,美元指数先升后降,由年初的89.8升至一季度末的93.27,又快速下跌至5月末的90左右,波动变化很大,但数值变化幅度不大;美元对人民币汇率走势与美元指数相同,先是由年初的6.46贬值至4月初的阶段性高点6.57,随后升值至5月末的6.37附近,波动幅度和数值都出现了较大变化。


  Sack不认同这种观点。


  他的分析显示通胀风险溢价实际上为负,顶多为零,意味着实际通胀预期比 盈亏平衡通胀率反映的还高。


  这是因为当经济恶化时,盈亏平衡通胀率往往随高风险资产价格下跌。


  在这种压力下,通胀保值债券交易的流动性差也 是一个因素。


  当然,美联储会关注包括调查在内的不同 指标来评估通胀预期,其发布的共同通胀预期综合指数使用了21项通胀指标,包括 5年/5年远期盈亏平衡通胀率。


  美联储通胀预期指标 创自2008年以来最大涨幅:随着美国新冠疫苗接种的推进引发消费者支出蹿升, 经济增长预测也相应上升,经济学家预计本季度经济增速折年率约为9%,上季度为6.4%。


  Sack表:“在经济增长如此快的季度实施量化宽松, 无助于遏制通胀预期。


  ”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 XM外汇返佣平台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评论列表 (有 0 条评论,56人围观)
{音乐代码}